2011年10月10日星期一

[剪報] 連納智:讓人性化西九進行到底


[ 信報財經新聞 2011-10-10 文/鄭天儀 ]

連納智:讓人性化西九進行到底

「我希望將西九打造成一個人性空間(human space),進而改變香港人生活態度。」在機械普遍和物質主義泛濫的年代,連納智(Michael Lynch)說上述那番話,窩心,但飄渺。

西九幾番易帥,這位新CEO終於兩個月前隆重登場,不少人抱着吃爆谷、看電影的心情,冷眼觀望這位文娛泰斗在香港官僚舞台上表演踩鋼線。

可正正是念政治出身的他,滿肚密圈,有信心以其政治識辨能力應付官僚作風,引入海外經驗助西九成為有香港特色而非小圈子的文化藝術交滙點(entertainment hub),絕不會淪為文化大白象。

心水清的人,包括西九管理層都看穿,這個耗資216億元、推倒重來擾攘十年的文化基建項目,最大的發展絆腳石,非香港藝術氛圍薄弱、通脹猛於虎、文化政策傾斜,而是市民對民望插水的特區政府連帶政策的嚴重不信任。

西九剛展開第三期公眾諮詢(PE3),連納智也在上任後首度接受《信報》專訪,談臨危授命的感受、抱負和經營西九最大挑戰,並向港人作出領軍承諾。

在這風雷激盪的時刻走馬上任的連納智,未知是水土不服,還是與文藝界的馬拉松式面晤太勞累,年屆六十的他「打敗仗」,笑聲中夾雜咳嗽聲,但幽默不減,偶爾把沉重的眼簾向上揚。

期待與林瑞麟合作

這過江龍來港九周半已馬不停蹄與一百七十五個單位(包括藝術家、政客和藝術團體等)展開密集的「grab and greet」工作,聽取了一大堆有關西九的期許和意見,當中包括剛接替辭官選特首的唐英年,出任西九董事局主席的新政務司司長林瑞麟。

文化界對林瑞麟能否做好呢份工普遍抱質疑態度,連納智對於這位日後將合作無間的對口單位,又有何評價?

「現在下結論是否過早?他很支持西九的工作,我們上周一已展開對話,本周會再與他開會,並期待跟他合作。」第一次踏足香港是1964年,連納智揚言當年的陌生城市,今日已變成他將要努力融入的家。他個人的長遠任務是「被香港」,首要任務卻是扭轉港人對西九的各種謬誤。

「要讓外界知道,西九管理局是一個獨立的藝術機構而非隸屬政府的小部門,進而公告天下,西九並非小圈子設施,或者有錢人買票才能入場的高級遊樂場,這是我首要並難以短期完成的重責。」按輩份論,連納智比上任不足半年就「抱病劈炮」的上任西九CEO謝卓飛更高一班,挾着悉尼歌劇院(Sydney Opera House)和倫敦南岸中心(Southbank Center)CEO兩個如雷貫耳的職銜,足以令他早被西九羅致,惟當時其以私人理由婉拒,誰知圓舞曲流轉,今年連納智重新考慮有關職位,他帶太太來港視察了幾天,終於仆搥,放棄六十歲本應頤養天年的退休生活,展開人生另一新階段。

不要人見人Woo的地標

「Southbank的經驗,有幫我思考如何把人與水親近,Southbank除了是藝術設施,也成功地建立一個有很強滙聚人氣的社區(peoples place),西九會成為市民消閒、擁抱大自然的公共空間,不是大型購物中心。」藝術,不僅是視覺刺激,也是一種生活態度,西九有望製造這種轉化物質能量的轉化器。

西九經歷十年風風雨雨,近日終於在九龍公園展示其「終極設計圖」收集公眾意見,年底遞交城規會審批。Norman Foster 強調設計已融入市民喜愛的空間及香港特色,但有建築界學者狠批西九設計是個「不合格」功課,最缺失是未有善用地下空間,連納智顯然並不認同。

「西九不是一個商場項目,故不會建設地下商城,更不希望把公共空間埋藏地底,那跟把九龍公園藏於地底有何分別?只是部分連接網絡和停車場等配套會設在地下,否則我們豈不變成躲在土穴的兔子?」問連納智的野心,他強調西九不在建一個人見人Woo的國際地標,而是user friendly的公共設施和人氣滙集點,如此經營,文化產業及其他機遇會渾然而生。

香港市民最關心和擔心的,是西九會淪為以文化包裝的地產或商業項目,尤其是西九在通脹下估計須追加撥款40億元,問連納智在文化和商業兩者會否抗衡,又如何看待香港的「地產霸權」?

作壁上觀 不談政治

「我看不見西九的商業和文化部分有何對立之處(conflicts),我滿意西九多元社區的規劃,六成面積的藝術設施由西九管理局控制,四成面積分別是住宅和辦公室則由政府管轄,這些商業用地都有嚴格的高度和建築限制,賺大錢的機會很微,也不會單一招標,至於財務壓力,西九可透過發債、銀行融資、捐款及出售命名權等增加收入。我不相信西九會出現地產霸權(property hegemony)主導的空間,西九是屬於香港人的資產(real asset)。」這位愛在Daling Harbour 長堤旁挺着肚腩把酒言歡的老外,習慣親民,少了一抹華人官僚式拘謹,訪問前還特意「驅散」公關團隊,主動「解除武裝」,讓這次單對單的面會更隨心暢達。他敢言具主見,說話單刀直入,不會口是心非堆砌一個官腔答案,除了談到近期甚為惹火的政治話題。

「直覺告訴我談政治會很危險。」強調初到貴境未臻了解香港政治生態的連納智淡然一笑,續說:「尤其是這場選舉鬥爭(electoral flight),我樂於當旁觀者多於表態,免招惹麻煩,我也夠多範疇要專注吧?」他見過世上不勝枚舉的美術館和博物館,西九管理局別出心裁,特別預留一個無敵海景房給連納智,窗外是無遮無擋的西九全景,領導正好能監察一磚一瓦堆砌的施工過程,真正的參與西九「萬丈高樓從地起」。

我調侃說:「如果……萬一城規會否決了西九方案,你會怎樣?」這一問突如其來,殺了連納智一個措手不及,他呆了幾秒才發聲:「老實說,我沒想過這個問題,但會想一想……」

九個半星期的香港體驗

我問連納智,九個半星期的香港發現是什麼?

「令我驚訝的有兩點:第一,是被喻為文化沙漠的香港,其實每天有大量多元化的文藝活動舉行;第二,近年有相當多擁有國際經驗的藝術人士,願意跨境或回流香港參與藝術建設,這給我打了一支強心針。」不但拆掉香港「文化沙漠」的恥辱招牌,雄心壯志的連納智更深信香港二三十年後在國際藝壇將會扮演領軍的角色,並將堅定不移地沿着「中西調合」的既定路線跋涉前行。

忽發奇想,我問連納智十年二十年後退下來,最希望得到香港人怎樣的評價?他挺直了腰板,撐着手杖,原地走了幾步作沉思狀,然後笑說:「一個非常快樂的老頭!」

夠了?「夠了。」或許,一切須經受時間洗滌方能顯出真正的價值。西九在這「快樂老頭」統領下會繪出一幅怎樣的圖畫?他在鋼線上走動,或輕型或寸步維艱,最終又能否贏得觀眾的掌聲?世界正等着瞧。

未建一磚 先建信心

早陣子在西九舉行的爵士音樂節鬧得滿城風雨,市民狠批主辦單位歧視本地樂手之餘,順帶微批西九沒將來。作為場地供應者,西九被用作洩忿工具連納智無疑覺得驚訝及「不公平」,但啞子食黃連是其次,事件暴露的潛台詞才最可圈可點。

市民拖西九落水,這正是社會意識形態上的官商民互不信任的佐證。而早前本報專訪M+行政總監李立偉(Lars Nittve)時,也坦言官民缺乏互信基礎是香港藝術發展的最大阻礙。

必須問連納智,如何挽回市民對政策尤其西九發展失掉的信心?

「PE3 是個讓香港人重新了解西九的獨特性和長遠價值的好機會,它將會向世界展示香港在金融中心、購物天堂、美食都會之外文化一面,我喪信(crazy sense of confidence)這將會扭轉某些人對香港的固有觀念、重建一些想法、甚至造就一些新機遇。」連納智不想評論是次音樂會風波,但強調會吸取經驗,「日後由西九舉行的活動定必以尊重藝術家為原則,並確保海外和本地藝術家有均等的演出機會。」連納智更指,他在澳洲和英國工作時非常着力推動戶外音樂會,他承諾會把這風氣帶進香港,讓香港人能感受戶外音樂會的震撼。

父親的抉擇

連納智多年來的工作範疇都是支持和推廣藝術,想不到脫下「文娛泰斗」的華冠,他也不過是個普通的父親,曾經擁抱世俗的價值觀、關心孩子的出路,在女兒 Ella Scott Lynch(左)當年決定以藝術為職業時,竟嘗試壓制她。

「我女兒學術成績很好,小時候已喜歡演戲,大學讀了一年她就說要上演藝學校,我不許,請她三思要不要當律師、醫生和會計師等,因為我深知道,走藝術是條顛簸的窄路,最後她還是堅持要進演藝界,我最後也就決定不再阻撓她,而是全力支持她。」不知是基因遺傳還是耳濡目染,連納智三位子女畢業後均在藝術界發展,其中女兒 Ella 是澳洲演員,正在當地熱播的電視劇集 Crownies 飾演鐵嘴律師,另外兩個孩子分別投身電影和劇場,都是與藝術文化有關的工作。

連納智說,自己在公在私也必須是文藝狂迷,太太 Chrissy Sharp 則是電影製片,故子女在孩提時已不時進出劇院、片場和美術館,自小培養出對藝術的濃厚興趣。

「我沒有刻意培養孩子成為藝術家,我只是不斷給他們接觸藝術的機會。」這位感性的爸爸說。

撰文:鄭天儀 
攝影:楊天帥 
ttycheng@hkej.com

1 則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